山东艺术设计职业学院> 新闻中心> 学术动态> 大讲堂> 浏览文章
句号 ——记在山东艺术设计职业学院工作的收官之日
0 供稿:宣传部 作者:刁在祥   录入:耿旻  2021年05月08日 

诗曰:善始又善终,终于身心轻。轻松顾往事,事事沐春风。

 

2021年4月30日,是十分普通的一天。因为这一天的太阳与往日一样,按照自己既定的时间节点和运行轨道上岗、工作、下班。

2021年4月30日,是极不平凡的一天。因为这一天的祥云在和风的吹拂之下,用她独有的笔触刻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——百年只有一遇的句号。

这天清晨5点半,我照例从办公室内间那张小木床上打开眼睛,给这个最后的夜晚画上了句号。简单洗漱之后,照例到校园各处巡查一遍,照例到操场上活动器械,进行自创动作的操练。又照例简单整理、打扫了一番办公室。近7时,同事特意给我送来了两个热腾腾的包子和一盒热乎乎的稀饭,香甜了我在这里最后的早餐(我的餐具和粮米已经归心似箭,于28日全部打道回府,从此不再在办公室里自己做饭了)。

7点半之后,又照例到校园转了一圈。今天不必再检查师生的到课情况了——昨、今两天停课,全校师生都忙于春季运动会。看到操场上已经有人在做运动会的准备工作,我便走过去,询问、了解相关情况。遇到一位部门负责同志后,联想到昨晚有人告诉我他要离职,便与之攀谈起来。听了他的情况和想法后,我说:现在学校的工作很有起色,大有希望,你的工作也得到了领导和群众的广泛认可;有什么困难、有什么想法,可及时向校长汇报,不要轻易说离职的事;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努力干好工作,将来如果确实另有高就,要提前向校长报告,做到来得高兴、去得欢心。他愉快地接受了我的建议。

上午,在操场上举行了教职工实心球掷远、篮球投准和跳绳比赛。我以老年之身参加了掷远比赛,还获得了一个三等奖——当然,这可能是时空对我的眷顾。又观看了其他两项比赛,与一些同事进行了交谈。这是领导干部与教职工同乐、沟通、加深感情的绝好机会,不管是在工艺美院,还是在山设,我都会积极、主动、热情地参加此类活动。

回到办公室之后,党政办的大田同志送来了昨天宏立校长和永生院长专门为我合作、并专程去徐院长那里盖过大印的名贵之作——国画佳品。

10时许,我又照例专门到2号教学楼逐层、逐室进行了查看。当然,这既是每逢放假之前我的例行巡查,也是我离校之前的最后一次检视。10:30分,在五楼511舞蹈训练房外,看到里面空无一人,但4只灯棍还无可奈何地发着极不情愿的光。我便走进去,按下开关,了却了它们的心愿(这是巡查中的常事)。下楼走到一层时,见到一位小女同事,她听说我要离开学校后,很是激动,很是不舍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想了一会儿,说,刁院长,能跟我合个影吧?我说,好!于是我们俩在门厅里合了影。

不知不觉间,午饭时间到了。同事专门外出给我买来了美味的水饺和牛肉汤——这是我在山设办公室里“最后的午餐”和“最后的一餐”,也是十分甜美、特别难忘的一餐。

让我十分惊喜的是,原来从未正式接触过、也不知其姓甚名谁的一位年青女老师,午饭后微信问我:刁院长,您的办公室在哪里?告诉她之后,她很快气喘吁吁地跑到我的办公室,深情地对我说,刁院长,您要离开学校,真的很是不舍,我一直很崇敬您,您要走了,也不知送点什么礼物好,这是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金笔,请您收下;本来想和我老公一起来,结果他到外地去了……我特别意外,也十分感动,连忙拿出我的办公室里尚存的唯一一本《美苑一叶》,签上名字,回赠给了她。刚要“认识”就要分别了,我俩以我的诗作(书法作品)为背景,留下了一张难得的合影。这位同事,此前只是偶尔见面,打声招呼。我不知道她是做什么工作的,也不知她叫什么名字。只是上午在操场上观看运动会见面的时候,她听说了我要离开这里,简单聊了几句,才获悉她的名字,并相互加了微信。

她走后,我用晒了几天的温水,喂饱陪伴了我将近两年的那两盆绿植,希望她继续茂盛着学校的兴旺。

接着,在与我相拥了400多个夜晚、700多个中午的那张小木床上稍事休息之后,便匆匆打开了下午的日程。

几个部门、单位的负责同志,前来找我签字。有几位女士,签字之后,稍聊几句,又开始泪目,只好掩面而去。有一位男士,来办与我拥别,话未几句,亦开始湿睛……

我将在我办公室存放的2018、2020两年的教职工“征文”送到了党政办公室杨德乾主任处,请其保存(2019年的“征文”,我当时送到了聂校长处)。2018年开始,我连续3年组织学校的教职工(特别是中层以上领导干部)进行征文大赛,并评选出了一批优秀论文。我是想通过这样的活动,调动大家的学习积极性,发现人才、培养干部、集思广益、优化校风。三年来收到了较好的效果。我曾设想,连续进行5—10年以后,将优秀论文整理成册,让大家看到自己的进步,看到学校的发展,也是学校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下午,聂校长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专门来到我的办公室,嘘寒问暖,话别谈来,并就下一步的有些工作谈了设想。4点半之后,我又到校长的办公室亲情话别,并表示,明天开始,我虽然不天天来校上班了,但依然是学校的一员,依然关心着学校的建设与发展,有需要我做的工作,让人随时通知我即可。

上下午期间,均阅签了一些有关部门、单位报来的补卡单、工作计划表、报销单等材料。16:37分,我在钉钉上阅批了“济财教〔2021〕2号”《济南市财政局 济南市教育局等5部门 关于印发济南市学生资助资金管理办法的通知》;16:54分,又阅批了“鲁教高处函〔2021〕14号”《关于参加“献礼建党100周年——全国高校创新创业成果展”的通知》。这是我阅批的最后两份上级来文。17:03分,又阅签了传媒学院报来的《考勤补卡审批单》。这是我签批的最后一份公务材料。之后,人事处负责同志又送来几份材料让我签字。我半开玩笑又半认真地说,不是我怕麻烦,现在我再签批文件、材料已经不合法了;如非急件,五一之后,请其他领导签批吧!

随后,请同事给我拍了几张在办公室的工作照,作为在山设最后的留影(与几个部门同事的合影,昨天已经完成)。

最后的一项工作,便是对办公室的物品、水电卡向杨主任作了简要交代,并将1把办公室门的钥匙和1把一楼北门的钥匙交给了杨主任(因我不住校的时候上班来的很早,几个楼门往往都还未打开,我便请总务处的同志专门为我配了一把钥匙)。

至此,最后这班岗开心地笑了,3年零两个月的句号彻底圆了,“喜相拥、笑再见”从纸面上走下来屹立在了黄台山上。我便在党政办、教务处、人事处等部门同事的目送下,开着我的“小安”,缓缓地、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学校。在小清河北路与航运路交叉路口,我深情地回望着学校,为与黄台、与学校、与校长、与同事的《谨此道别》完成了最后一笔的“回锋”……

 

 

2021年5月4日中午

在北京国家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草拟


文章点评
学术动态分类导航
关于我们- 联系我们- 学院简介- 匿名投稿- 美术馆- 网站地图- 在线留言
关注我们